丝瓜视频

背景:
閱讀新聞

清風守紀2019~2020-1-76

[日期:2019-12-23] 来源:监察室  作者:jcs [字體: ]

揩了“豬油”失了自由

“生豬要入欄,需收‘好處費’;生豬要出欄,需交‘辛苦費’”,導演這一出“利”來“利”往荒誕劇的是浙江省慈溪市附海鎮農業農村辦公室工作人員岑佰恩。多年來,作爲臨聘人員的他手中權力雖小,但變現“有道”。憑借手中攥著的一枚動物檢驗檢疫合格章,明目張膽向養殖戶索要好處費,少則幾千、多則幾萬,累計在養殖戶身上揩了近8萬元的油。2019年9月30日,岑佰恩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,緩刑一年四個月,並處罰金。

從案情看,岑佰恩的揩“豬油”沒什麽技術含量,而且索賄對象點多面廣,卻在長達三年多時間裏沒有暴露。直到他的胃口越來越大,養殖戶不堪其擾,才最終檢舉揭發。岑佰恩如此明目張膽地伸手要錢,衆多受害者爲什麽遲遲不去揭發?這有點耐人尋味。

其實,岑佰恩手中握有的合格章,就是解開所有謎團的鑰匙。這枚貌不驚人的印章,在養殖戶眼中可是威力巨大。不給錢不蓋章,養殖戶徒喚奈何,尤其是到了生豬出欄時節,與其養在豬圈裏浪費更多飼料,還不如向岑佰恩低頭,“忍痛割肉”,早賣早好。

近年來被查處的“蟻貪”中,類似“拿著雞毛當令箭”、有點權力就“揩油”的情況並不鮮見:有以低保、社保等審批辦理爲名雁過拔毛的,有以辦事需要活動經費爲由索取錢財的,甚至還有直接把群衆的看病錢、補貼款等截留進私人腰包的。與遠在天邊的“大老虎”相比,群衆對此類近在咫尺的“蟻貪”感受更直接、反映更強烈。“蟻貪”雖小,卻是啃食群衆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、危害黨群幹群關系的“攔路虎”。林林總總的表象背後,有利欲熏心、心無敬畏的原因,也有制度空轉、監督缺位的問題。例如,岑佰恩之所以能夠憑著一枚合格章“通吃”養殖戶,正在于這枚章是他一人說了算,事中和事後監管都形同虛設。

嚴防“蟻貪”爲害,根本上還是要靠制度、靠監督。各地方各部門要聚焦群衆身邊的關鍵人、關鍵崗位、關鍵環節等,紮緊制度籠子,規範權力運行,形成無時不在、無處不在的監督網。同時,還要充分發揮群衆監督、社會監督、媒體監督等監督力量,對那些侵吞群衆利益、無視黨紀國法的“蟻貪”及早發現、嚴肅懲處、通報曝光,不斷強化震懾知止的氛圍。

收藏 推薦 打印 | 录入:jcs